<cite id="l339z"><var id="l339z"></var></cite>
<span id="l339z"><dl id="l339z"><del id="l339z"></del></dl></span>
<span id="l339z"><video id="l339z"><strike id="l339z"></strike></video></span><strike id="l339z"><i id="l339z"></i></strike>
<strike id="l339z"></strike>
<strike id="l339z"><i id="l339z"><del id="l339z"></del></i></strike>
<strike id="l339z"><dl id="l339z"><cite id="l339z"></cite></dl></strike>
<strike id="l339z"><i id="l339z"></i></strike>
新聞中心

劉洋:香港國際航運中心獨具“二元屬性”

DQZHAN訊:劉洋:香港國際航運中心獨具“二元屬性”


2019年11月,經過一番激烈的競爭后,香港*終脫穎而出,國際航運公會選址香港,設立百年來靠前海外辦事處。這是香港回歸祖國以來,香港航運業取得的巨大成績。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朱麗娜 香港報道航運業從香港開埠以來開始發展,迄今已有超過一個半世紀的歷史。


作為全球*具規模的海運中心之一,香港是船東、船務公司和海運服務業匯聚之處。截至2021年底,香港的商船船隊占全球9.8%,航運生態圈蓬勃發展,有900多家與海運相關的公司在香港發展,提供各種海事服務。


亞太區作為全球*重要的航運重點,經濟活動占全球總量的一半以上,對世界海運發展至關重要。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01至2021年期間,中國船東船隊規模從27.9百萬總噸增長到217.7百萬總噸,船隊規模增長7.8倍。


隨著航運業“西風東漸”,2019年11月,經過一番激烈的競爭后,香港*終脫穎而出,國際航運公會選址香港,設立百年來靠前海外辦事處。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代表劉洋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是香港回歸祖國以來,香港航運業取得的巨大成績?!?


作為航運業的主要國際貿易協會,國際航運公會的成員囊括了亞洲、歐洲和美洲的國家船東協會以及香港船東會,其會員公司經營的船舶占據了全球80%以上的商船噸位。因此,國際航運公會作為船東代表,能在影響政府監管機構(如國際海事組織)中扮演重要角色,并對航運業的發展產生巨大影響。


雖然香港港口的吞吐量近來年被周邊的港口競爭對手不斷超越,但劉洋坦言,衡量一個地方到底是不是一個國際航運中心,吞吐量“只是其中一個指標“;更重要的是,”要看港口伴隨的海運集群的整體發展如何“。


事實上,官方統計數據顯示,過去十年,香港運輸貸款和墊款以每年8.6%的速度大幅增長。截至2020年12月,總額達到約1290億港元。世界10大船舶融資銀團貸款的簿記行中有8家在香港設立辦事處。在融資支持方面,香港是僅次于倫敦、新加坡之外航運金融機構*為集中的地區。截至2021年底,香港共有84家獲授權的海事保險公司,其中外資海事保險公司有32家。


“二元屬性”的超級聯系人


在劉洋看來,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大的優勢在于“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使得香港(擁有)其中一個*重要的保障,香港實行的是普通法的制度。正是這個優勢,香港擁有了獨特的“二元性”屬性。


“‘一國’之下,香港是中國這個實行大陸法系的國家的一部分,和整個大陸法世界產生了聯系。同時,香港本地又實行普通法,普通法是海洋世界運行規則的*基礎的法律法規。香港處在這樣的一個交匯點上,就具有了所謂的‘二元屬性’,它既可以連接到內地的大陸法系,同時又可以很好地協助內地走向海外,去聯系到海洋世界,”劉洋說。


“這也是香港在回歸祖國25年來,能夠成為‘超級聯系人’*重要的基礎。這是香港*大的一個競爭力,是其他地方取代不了的。劉洋坦言,“只要國家開放的大門不關閉,香港在這個內外雙循環當中繼續發揮‘超級聯系人’的作用,就是不可替代的。這個基礎就在于‘一國兩制’保障下,香港的‘二元性’,放眼全球這也是有一無二?!?


航運業是全球貿易的動脈,在推動世界經貿發展和穩定全球供應鏈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當前國際貿易額的70%以上、國際貿易量的80%以上都是通過海運實現的。因此,國際海事法律服務需求十分多元。在劉洋看來,除了金融和航運中心,香港在國家戰略規劃中的一個重要角色是國際法律和解決爭議服務中心,“從新造船舶合同的訂定到二手船舶買賣的交易,從船舶融資合同的審核到船舶管理的日常運營,從海事保險糾紛到船舶租賃、海上事故和人身傷亡的爭議解決,都需要香港海事法律服務?!?


“現在全球航運業無論從噸位還是運輸貿易整體的*大持份者,都是我們中國。這種情況下,香港的‘二元屬性’就可以體現出優勢,也能發揮*大的作用,”他表示。


參與全球航運治理


2019年2月18日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支持鞏固和提升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兑巹澗V要》明確了香港發展國際航運中心的角色與發展方向,即船舶管理及租賃、船舶融資、海事保險、海事法律及爭議解決等優異航運服務業,為內地和澳門企業提供服務。


劉洋表示,作為國際金融和航運中心,“金融+航運”是香港航運業在亞太區*大的優勢。船舶建造是一個高度資本密集型產業,廣州作為國內三大造船基地之一,“無論是內地還是外國船東,在廣州船廠訂造船舶通常都需要融資服務。香港擁有多間大型國際和內地船舶融資銀行和融資租賃公司,可以為船東和廣州船廠提供專業船舶融資服務?!?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發展不斷提速,廣闊的大灣區腹地可望為未來香港航運業發展注入強大動力。隨著現代貨運物流體系和多式聯運的發展,香港在大灣區的現代物流體系中也可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眾所周知,航運業的產業鏈十分長,從造船、船舶注冊和公司注冊、船舶管理和租賃、海事保險、以及海事法律及爭議解決整個鏈條中,香港都可在其中扮演獨特的角色。香港船舶注冊是《基本法》第125條所確立的獨立自主的船舶注冊,從2015年開始成為全球第四大船舶注冊地。香港公司注冊便捷高效。這些在港注冊船舶和航運公司可以享受香港的友善稅制。


近十年,世界航運業處于大轉型的階段。數字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新趨勢和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新技術應用,將深刻改變航運業的發展格局和經營管理模式,行業規則隨之變革,新技術的應用推動形成新體制、新機制、新規則。


近年來,中國不斷增強國際海事合作,服務全球航運治理。2014年至2020年,中國向國際海事組織各委員會/分委會提交提案417份,年均59.6份,參與國際海事合作的深度、廣度不斷提升。


“中國近年來一直在積極參與全球治理,其中就包括全球航運治理。在航運領域,我覺得香港是完全可以做到參與全球治理的。香港本身就是擁有’二元屬性’的國際航運中心,又是一個金融+航運的國際航運中心。只要我們能夠多走出這一步,從金融角度、從海運角度,協助國家更好地參與全球航運治理,是大有可為的?!皠⒀笳f,“這也是我非常期待的?!?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4818號

娇小BBW搡BBBB搡BBBB
<cite id="l339z"><var id="l339z"></var></cite>
<span id="l339z"><dl id="l339z"><del id="l339z"></del></dl></span>
<span id="l339z"><video id="l339z"><strike id="l339z"></strike></video></span><strike id="l339z"><i id="l339z"></i></strike>
<strike id="l339z"></strike>
<strike id="l339z"><i id="l339z"><del id="l339z"></del></i></strike>
<strike id="l339z"><dl id="l339z"><cite id="l339z"></cite></dl></strike>
<strike id="l339z"><i id="l339z"></i></strike>